起​底崔红旗​:一个“甩锅高手”的黑色发家史

时间:2022-04-24 21:36:36    来源:腾讯新闻    

做人,什么最重要?人品!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总有人弃之不顾,无品横行于世。最近一个例子,是这段时间在郑州“名声大噪”的崔红旗。

他是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原郑州锅炉厂)的法人,也是金桥地产的老总,还是郑州市人大代表。在永威西棠地产项目上,他试图踢开合作伙伴永威置业,谋求利益最大化,被广大业主“打脸”。

随着纠纷发酵,网上关于他的黑色往事越来越多——以非法手段攫取锅炉厂改制利益,以“杀人不见血”的方式置生意伙伴破产,以欲壑难填的贪念令合伙朋友付出极大代价,并且还得付给他高额钱款.....

名中有红,身上负“黑”;以锅为业,甩锅常有。是时候起底崔红旗的发家史了。

农家走出一富豪

豫东地带上的周口市,一马平川,人口兴旺。1982年,一位男孩降生在这片土地,父母笑盈盈给他起名叫崔红旗,寄托深厚期望。

不知是何原因,崔红旗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闯荡社会,在15岁那年来到郑州,开始了四处混迹的日子。

有人说他做事聪明,也有人说他遇见贵人,总之,在混社会过程中,他结识了一些领导,做起了钢材生意,学会了放贷逐利,赚到了丰厚钱财。但也有人知情知底,将他的发家概括为“大哥突发疾病,他借机骗了大哥几千万,还制造假合同,通过判决把大哥的资产弄到自己手里。”

知情人说的一声叹息,旁人听的心惊胆战,而这,只不过是崔红旗日后暴富路上,惯常操作手段的一次预演。

在崔红旗过往历史中,掌控郑州锅炉厂是他最关键的一次出手。

2014年,国有企业郑州锅炉厂改制为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但依然经营不善,每年产值仅数千万元,资不抵债无法偿还银行到期贷款。个别领导看到这里面的机会,“点拨”崔红旗要抓住机遇,并“授意”他出资5500万收购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过程一波三折,有股东不同意他的收购意图,他就借助外部力量动用非常手段,迫使有异议股东同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制造锅炉为主业,产品在业内有一定影响力。不过,这一资产总量不大,行业也非热门,为何有领导相中?为何崔红旗愿意出手?他们都是精明人,早就瞄上了这家企业厂房下的那片土地。

那时的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位于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与长春路附近,与河南势力最雄厚的大学——郑州大学一路之隔,周边弥漫着氤氲的人文精神,散布着令人振奋的科研环境。

厂房位居市区,搬迁指日可待,厂房土地成人人眼红之物,众多房地产商磨刀霍霍。这层利益,崔红旗看的明白,想的清楚,动手自然干净利索,穷尽手段一搏,果然把锅炉厂收入麾下。

2014年9月,他成为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控人,牢牢把握住了这家企业的土地和命运。

人生“飞腾”在锅炉

如愿以偿,自是人生得意事。收购了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的崔红旗,志得意满,意欲大展身手。

他的第一个大动作,正是加快厂房搬迁、开发脚下地块。2019年4月,随着汽笛长鸣,满载设备的大卡车缓缓驶出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科学大道88号厂区的大门,拉开了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整体搬迁的序幕。

政策允许崔红旗将原厂区土地从工业用地性质变更为住宅商业用地,可他却是地产门外汉,不懂地产开发,面对资金密集型的房地产开发更是缺乏资金,显得有心无力。

外力,是他常用的一个资源,他开始寻找“地产大佬”合作。一知情人讲述称,崔红旗先是拜访了建业,“没有受到胡总亲自接待,建业在该地块合作上,也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合作意愿。”于是他又带着团队走进了永威总部,受到李伟董事长的亲自接待,永威有意此项目。

2019年年中,崔红旗控制的金桥置业就地块合作事宜与永威展开多轮谈判,双方达成合作。项目命名为永威西棠,意境雅致,一树梨花压海棠,情和景皆妙。

2020 年 1 月 17 日,永威与金桥置业就合作开发签订合约,并按约定股权比例共同出资成立项目公司,即西棠项目公司“郑州金威实业有限公司”。

在金威实业中,金桥持股51%,永威持股49%。双方合作协议约定:项目公司所有收支账户由双方共同监管,并由永威负责操盘,统筹规划、设计、运营、管理、建设、销售等工作,项目销售期间和交付后的物业管理由永威物业管理公司承接负责。

2020年6月,锅炉厂地块正式挂牌开拍,最终由郑州金威实业有限公司以起始价127681万元竞得,折合地价958.42万元/亩,项目性质为城镇住宅用地兼容零售商业、批发市场、餐饮、旅馆、商务金融用地,容积率4.0。

这次合作,崔红旗看中永威的是品牌实力,永威看中崔红旗的是地块掌控和运作能力。双方合作协议明确约定,如果崔红旗能够实现土地成交价格不超过1000万/亩,他能够获得土地溢价款300万/亩。而在土地拍卖过程中,崔红旗果然“神奇”实现了这一约定,仅此一项就令他得到4.5亿元的土地溢价,简直手眼通天。

项目前期进展初步成功,财富如水而涌。崔红旗不但拿到了土地成功出让后的4个多亿政府返还款,还拿到4.5亿元的土地溢价,而且又从西棠项目里拿出2亿元,其中1亿元用来解决郑州银行不良贷款,另外1亿元用于打点各种关系,出手阔绰。

“看到钱来的如此容易,他已经不把法律放在眼里了,自认为可以玩转一切,越发没有底线,毫无敬畏之心,什么出格的事都敢做。”和他有过交往的一位老板评价。

背信弃义舍伙伴

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诚信是德行,德行是行走人生的根本。可“精明”如崔红旗,恰恰反其道而行之。

这一点,在他与永威合作的西棠项目上暴露无遗。

最近几个月,郑州这座城市,房地产这个不平静的行业,最热闹的事件一定是西棠项目风波。由于合作方永威置业和金桥置业存在分歧,永威打算撤出西棠项目,急坏了2000多户业主。

前期合谋做项目,后期分配不均闹分手,苦的却是业主。这是西棠项目的本质,本质的背后透着崔红旗摆不上台面的小心思。

4月20日,围绕该项目如何复工问题,业主、项目属地政府、永威方、金桥方、律师等几方代表坐到一次,终于有了一次深入交涉。

交涉中业主得知,项目停工是因为股东分歧闹矛盾,也是因为预收款被崔红旗控制的金桥置业挪用到北龙湖某一个项目上了,共10.115亿左右。

项目还在建设,预收款却被挪用,并且导致项目停工,这是法律不允许的。针对业主们追问,属地政府部门代表表示,他们在查,已经查实一些违规违法行为交给了执法部门;另外,挪用的资金不是通过监管账户走的账。

闻听此言,有业主发问,这里面“会不会涉及到一个扫黑除恶的问题”?无人回答。其实,答案明了,法理自在人心,只看有人敢不敢去触碰。

知情人直言,崔红旗及其幕后力量本以为靠着锅炉厂的土地打开了“暴富之门”,以小球玩转大球,将销售良好的西棠项目资金挪用到下一个项目,没想到下个项目合作中股东内部出现问题,矛盾反噬又困住西棠项目,于是金桥置业背信弃义,不顾一切想“推倒重来”。

可惜时光无倒流,合约白纸黑字难回头。长袖善舞崔红旗,在业主追问下一步步现出原形,已经无处可避。业主们多次组团前往金桥置业总部讨要说法,展开“护权运动”。

根据知情人介绍,随着有关部门对西棠项目调查的深入,崔红旗种种见不得人的“暗黑料理”正在被一件件揭穿。

比如,他给各级领导保留了七八十套房子输送利益;

他在北龙湖上和院小区,装修十几套房子,总费用4000多万,极尽奢华,以西棠项目出费用;

他一次性购置700多万元的茅台酒招待官员,为西棠项目寻求保护;

他在2020年支出1800万元一次性购买14辆埃尔法保姆车,用于服务各级领导......

崔红旗的这些“投资”有回报吗?有,并且超高。

他在收购郑州锅炉厂后,经营压力巨大,原授信银行陆续退出,在这种状况下,郑州银行长椿路支行介入,大力提供贷款支持,使得公司经营好转。

他在“小球转大球”和永威置业合作拿下西棠项目地块时,133亩土地出让金共127681万元,全部是他从郑州银行贷款缴付。在国家三令五申严禁房地产项目贷款运作的高压下,他却迎风上演了“空手套白狼”

......

火中取栗求暴利

一些人一旦在一些事上击穿底线,那他将会丧失底线意识,变得毫无底线,贪婪无比。

钢材生意让崔红旗尝到了攫取他人果实的甜头,收购锅炉厂让崔红旗拥有了官商交结的平台,而西棠项目的前期运作成功,让崔红旗自以为找到了人生暴富的最快捷路径。

在此,不妨再看下崔红旗操盘地产项目西棠的经典套路。

第一步,低价拿地块。从收购郑锅公司开始,崔红旗的主要目的就是看重郑锅公司在科学大道的133亩土地,也就是现如今的西棠项目,如今政府返还4个多亿+土地溢价4个多亿+2个亿的公关费用+运营项目本身的利润10个亿,目前已从该项目拿走20亿元进入崔红旗个人腰包。

第二步,做大容积率。为实现利益最大化,他动用关系将西棠项目规划中的商业比例最低不低于30%变更为15%,容积率做到最大的4,实现了住宅面积的扩张,盈利能力大大增加。吃喝一场,电话一通,关系一到,目的就实现了,大把大把的财富就入账了。

第三步,崔红旗如法炮制,将荥阳产业聚集区内的320亩工业地改变为开发用地,向他人承诺在一年内实现变更住宅用地的控规公示,准备进行开发。该块土地取得成本2600万,折合每亩8.125万元。他又以企业家的身份通过关系在郑州市科学大道东边靠近西绕城高速路北又拿了500亩工业用地,意欲通过土地变性再次进行开发。仅上述两个地块,他的设想实现的话保守估计至少非法套利20亿元。

第四步,崔红旗的盘子越拼越大。崔红旗和永威、启迪、东龙合作成立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崔红旗在不用出一分钱的情况下就能够占股40%--50%,并在相关领导的鼎力相助下,在2021年6月3日以底价34.68亿元成交北龙湖的郑政东出〔2020〕17号(网)、郑政东出〔2021〕7号(网)两幅地块,同日其他地块都是以溢价率30%的价格成交,按此溢价率计算,崔红旗再次套取国家利益10亿元,如果不是因为股东之间闹矛盾,崔红旗通过开发运营又将获利至少10亿元。

第五步,为向一个个合作伙伴表明实力,他多次向合作方表示,自己可以运作多个地块,亲手写出5个他能插手的项目名单,共计7253亩土地,不过无一例外都需要前期费用,加起来约2.6亿元。

例如,新乡市平原新区有一占地800亩的项目,前期费用只需要2000万元,郑州市二七区有1000亩左右的旧城及片区改造项目,前期费用需要2000万元。

知情人介绍,事实上,他列出的这些土地都尚未收储或出让,土地性质不一样,斩钉截铁的话靠不住。而他觉得自己有门路,前期费用就是用在广开门路打点关系的,“不过一旦运作成功,仅他个人就能获利上百亿,马上就能成为河南首富,而这些全都是套取国家的资金和坑害合伙人的钱。”

釜底抽薪伤客户

和崔红旗合作的永威置业“受伤”了。根据网上爆料,和他合作过的红树林也“受伤”了,目前官司还在进行中。其实,崔红旗曾经的客户张涛更惨,如今是重病缠身穷困潦倒。

事情还得从崔红旗擅长的融资说起。2013年前后,做生意的张涛经郑州银行介绍认识崔红旗。2014年8月,张涛资金出现问题,向崔红旗求援,崔说可以,借款期限暂定一个月,延续的话每月付4-5分的利息。

“我们达成合作,没料想到了2015年4月,我和朋友名下价值5个多亿的土地使用权被查封了,一查是崔红旗指示人干的。”张涛说,他赶紧积极应对,否则土地查封能把他和朋友的生意耗死。

一个月后,案件在郑州中院开庭。张涛称借款实际上已经归还一大部分,剩余部分正在筹集中,恳请崔红旗高抬贵手。崔红旗不为所动,要求满足他的调解条件方能罢休。无奈之下,张涛只得暂时同意:确认借款2800万元,之前已经支付的利息不算,需要再次支付产生的利息322万元,支付违约金255万元,支付催款费用140万元、律师代理费337万元,如有逾期,还有高价利息等着。

对于这份违背常识的调解书,张涛有心无力,还是走向了被执行的道路,公司里2850万元的土地出让款也被划拨走。那时,围绕借款事项,张涛已经连本带息支付给崔红旗约5000万元。

崔红旗方面不善罢甘休,以执行和解为借口,再次迫使张涛给别人写下一张580万元的借条。借条所有权回到崔红旗手里,崔红旗故伎重演司法诉讼,张涛败诉,再次被执行1100多万元。

“谁能想到这一天呢?我就是向崔红旗借了2800万本金,却被累计执行拿走8000多万元,向谁说理去?”回忆起过往种种,张涛痛苦不堪,穷困潦倒躺在病床上的他泣不成声。

“信仰何在?”网友追问崔红旗

诚信品行值万金,世间总有无脸人。金桥永威一相逢,崔总诚信何处寻?

为人之道,讲诚信,处事之则,守底线。关于崔红旗的故事还在上演、在口口传说,而崔红旗不仅土地的事他说了算,法院的事也能左右审判结果,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永威金桥离婚他一定会赢,哪怕搭进去2000多户业主的住房,崔老板也无动于衷。因为他只在乎金钱和利益,不在乎人民的利益,更不在乎国家的利益。

最新动态是:4月20日晚,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多方协商座谈会会议记录全文公布,内文三大核心——

1、永威不退出;

2、动了11亿的购房款;

3、跟北龙湖的项目有牵扯。

看完记录全文,众多网友纷纷在文后留言评论,颇为精彩,姑且摘抄一二。

网友“天健湖主在大学”:莫言写不出真的魔幻现实主义的真实题材,刘震云也写不出这黑色幽默!

网友“徐鸿瓷器鉴赏”:去银监会投诉郑州银行吧,里面还有故事。

网友“上进的风筝IV”:交了那么多的钱,要面临烂尾,永威金桥有点良心和契约精神吧。

网友“叶落无声鹭岛”:生在红旗下,要给我们信仰啊。

网友“啊沙沙”:我们买房人太难了。

青海法制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青海法制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海法制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海法制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青海法制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