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诉权扰乱司法秩序,龙岩“好闺蜜”充当坑人帮凶

时间:2022-05-20 12:45:47    来源:腾讯网    

作者:林义侪

林某与恒亿集团董事长郭某某原为夫妻,他们的企业横跨龙岩、厦门等地。本来,企业和婚姻都经营得不错,但自从林某染上不良习惯以后,企业每况愈下,婚姻也亮起了红灯,最终闹到分道扬镳的结局。

在离婚协议中,双方对债权债务、共同资产等进行了明确约定和分割。但在离婚后,林某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各种手段侵扰折腾前夫郭某某,以至于郭某某被迫拿起法律武器将林某告上法院。

经过法院的审理,判决林某应偿还郭某某巨额资产,并进入强制执行阶段。结果林某及其“好闺蜜”张某,双双跳出来以莫须有的理由,先后向法院起诉要求郭某某“还钱”。

无辜的郭某某指出,滥用诉权扰乱司法秩序,增加当事人诉累,原来张某是林某坑害前夫的最大帮凶!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2217号民事判决表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张某与郭某某、林某存在多笔经济往来。2015年4月20日,郭某某(甲方)与张某(乙方)签订《对账单》,主要载明:乙方因资金周转需要,多次向甲方借款。经多年资金借贷往来,现乙方尚欠甲方借款本金370.17万元。乙方尚欠甲方自2013年2月5日起以170.17万元为本金、按月利率3%计算的利息及自2014年9月1日起以200万元为本金、按月利率3%计算的利息。现因乙方暂时无力归还借款,特与甲方核对借款本金及利息,承诺保证于2017年11月20日前还款。

但《对账单》签订后,约定的还款时间已到,张某却迟迟不还款,于是郭某某于2020年7月将张某起诉至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法院,要求张某按《对账单》还款370.17万元及利息。

2021年8月27日,新罗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郭某某的诉讼请求。张某不服,上诉至龙岩中院。

在龙岩中院的二审中,张某提供了“证据三”,即平安银行转账回单一份,要证明张某的丈夫黄某雄受张某的委托,在2017年9月22日、11月10日通过平安银行分别向林某、郭某某、及郭某某和林某指定的龙夏置业(厦门)有限公司转款共计3349.92万元。于此,张某与林某、郭某某之间的债权债务已两清。

对此,郭某某质证称,该部分经济往来属于黄某雄参与龙夏置业(厦门)有限公司、恒亿置业(厦门)有限公司房地产的尾盘包销业务往来,与本案(即民间借贷)无关。

龙岩中院审理后认为,对于张某提出其和黄某雄与郭某某、林某在2017年后有多笔资金往来、已还清370.17万元借款,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2017年后的转账系针对案涉借款的还款,张某的该项上诉意见理由不成立。

2021年12月15日,龙岩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后,郭某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原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林某时刻注视着郭某某的一切行动。郭某某刚拿到胜诉判决,林某就立即于2022年1月2日向新罗区法院提起诉讼,理由是前夫郭某某在与其离婚时隐瞒资产,现她要求按70%进行分配。

林某诉称,她与被告郭某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分别于2018年6月20日、2018年8月9日签订《协议书》、《补充协议书》各一份,协议主要约定了双方自愿离婚、孩子的抚养问题、夫妻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债务的分配等。

协议签订后,双方于2018年8月9日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近日,她获悉郭某某隐瞒夫妻共同债权,在离婚时未进行处理。根据龙岩中院于2021年12月15日作出2217号民事判决:2015年4月20日,郭某某与张某就涉案借款进行结算,确认张某尚欠郭某某借款本金370.17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并判决张某归还郭某某借款本金370.17万元及利息。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林某认为,她与郭某某离婚时,郭某某故意隐瞒上述本应归属于夫妻共有的债权,未将上述债权罗列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及《补充协议书》内进行分配,导致她应得的财产利益受到损害。因此,她请求法院将上述70%款项判决归她所有。

夫妻离婚,一方隐瞒债权,另一方要求分配赔偿。咋一看,没毛病。

但问题在于,郭某某在与林某签订离婚协议时,已对双方的债权债务作了明确划分和分配。协议已明确,双方尚欠张某丈夫黄某雄的1880万元借款,由林某个人负责清偿。

可结果,林某就是蛮不讲理,非得滥用诉权来坑前夫,增加前夫的诉累。

郭某某称,事实上,他已根据离婚协议分给林某价值高达约28个亿的资产(包括不动产、动产、公司股权、香港资产、珠宝首饰等),此时林某再来无理取闹,简直就是贪得无厌。

滥用诉权干扰司法

一不做二不休,林某的好闺蜜张某,在被列为被执行人后,同样以莫须有的理由,紧随林某于2022年1月27日将郭某某起诉至新罗区法院,要求郭某某返还“不当得利”人民币650万元。

诉状称,要求返还的650万元,是由黄某雄于2017年9月22日、10月31日转给郭某某的500万元、150万元构成。张某表示,该款是她委托黄某雄进行转账的,因当时她与黄某雄还是夫妻关系,所以她和黄某雄共同起诉要求郭某某返还不当得利。

郭某某称,这是张某在配合林某的无理取闹之举,目的是为了抗拒法院对其两人的强制执行(林某已被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人民币880万元)。

相关法学人士指出,张某的起诉疑点重重。

其一,在诉状中,张某称上述650万元是归还郭某某370.17万元的借款,在法院不予采纳后,她才主张郭某某是不当得利。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张某与郭某某于2015年4月签订的《对账单》,确认的欠款是370.17万元,那么她为什么要委托黄某雄转账650万元?难道她主动向郭某某多支付的280万元算是做慈善?

显然,张某难以自圆其说。

其二,2217号民事判决中,张某列举的“证据三”,证明的内容为:张某丈夫黄某雄在2017年9月22日受张某的委托,通过平安银行分别向林某、郭某某转款500万、500万、549.92万;2017年10月3日分别向林某、郭某某转款150万、150万,2017年11月10日向郭某某、林某指定的龙夏置业(厦门)有限公司转款1500万元,共计3349.92万元。

而张某上述主张的650万元,仅仅是其中转账给郭某某的一部分,而且该款只是利用郭某某的账户进行过账,最后都是转给了林某,并且其它更大数额的款项,也都是进了林某的账户。那么,张某为何偏偏只截取该650万元进行起诉?其用心不言而喻。

郭某某的质证表明,黄某雄当时参与龙夏置业公司、恒亿置业公司房地产尾盘的包销业务,而当时郭某某与林某尚未离婚。因此,黄某雄向郭某某、林某转账,实为包销房产的售房款,并不是郭某某的“不当得利”。

其三,黄某雄向郭某某转账650万元之时,郭某某与林某的婚姻关系仍处于存续期间,且该款最终全部进入林某账户。在此情况下,林某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退一步说,即便该650万元属于郭某某的不当得利,也是属于郭某某与林某的夫妻共同债权债务。因此,张某、黄某雄在起诉时,也应当将林某列为共同被告。

并且,郭某某与林某的离婚协议十分明确:双方尚欠黄某雄的1880万元借款由林某个人负责清偿。因此,黄某雄和张某起诉的对象更应该是林某,而非郭某某。

但是,他们却仅仅将郭某某一个人起诉到法院,主动放弃对林某的追诉。如此不符合常理之举,让人难以理解。

其四,退一万步说,倘若黄某雄向郭某某转账的650万元属于不当得利,张某在主张权利时也超过了诉讼时效。

据诉状称,黄某雄向郭某某转账的时间是2017年9月22日、11月10日,而张某起诉的时间是2022年1月27日,已远远超过了诉讼时效,法院依法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天平失衡正义蒙尘

原以为林某、张某仅仅是滥用诉权,可结果远不止那么简单。她们不仅告了,而且一审还离奇地赢了!

怎么个离奇?新罗法院一审判决郭某某对张某享有的370.17万元债权,要分50%给林某;而张某诉请郭某某返还650万元的不当得利,竟得到了新罗法院的支持。

新罗法院独任审判员李美丰认为,郭某某无法合理说明如黄某雄所转款项系给付林某的包销款,黄某雄在向林某银行账户转账的同时,不将该650万元直接转给林某银行账户,而需要郭某某代为转账的原因。郭某某将收到的大部分款项转给林某,属郭某某与林某之间的经济往来,与本案无关。郭某某主张其在华夏银行厦门海沧支行账户由林某及龙夏置业(厦门)有限公司实际控制,郭某某与林某离婚的补充协议约定本协议签署之日起叁日内,双方应对各自持有的对方(或对方管理和控制的公司)的印章、账户及其他资料,郭某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林某在签订补充协议后林某将该账户转由郭建平控制,该主张本院不予采信。郭某某否认该650万元系还款,又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收取张某、黄某雄650万元的法律或合同依据,郭某某构成不当得利。张某、黄某雄有权要求郭某某予以返还。

2021年12月15日,龙岩中院作出2217号民事判决书,对张某主张本案款项650万元系归还郭某某借款不予采纳。故张某、黄某雄知道其权利被侵犯应是该民事判决书生效之日起。郭某某主张张某、黄某雄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本院不予采纳。

为此,新罗法院于2022年5月9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郭某某应返还张某不当得利650万元及相应利息。

但郭某某认为,按照新的《民法典》规定的诉讼时效,张某、黄某雄的起诉是超过诉讼时效的。因此,李美丰法官认为其未超诉讼时效是有瑕疵的。

同时,以上述张某、黄某雄转款的时间段,林某在担任恒亿集团的总裁职务,并负责蹲点分管厦门分公司经营业务,在板块区域管理上,郭某某的账户将款项转入林某的账户,是完全合理的。实际上这些款项都是由林某在支配,倘若将此认定为郭某某的不当得利,对郭某某是极其不公平的。

可以说,如果上述两个判决都生效,就等于经折抵张某欠郭某某的370万元后,郭某某反过来要向张某“返还”280万元,同时还要再掏185万元分给林某(370万的50%)。结局是郭某某不仅拿不到胜诉的370.17万元,而且还要为此“亏损”465万元。

郭某某认为,独任法官李美丰作出的判决,完全否定了之前郭某某诉张某民间借贷案件的一审和二审判决,如此行为是否存在违规违法之嫌?对于同一个案件衍生出来的案件,却推翻了此前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这样的独任法官,其自由裁量权是不是过大?

郭某某为了讨债打官司,结果反而要倒贴近500万元!对外的债权,郭某某要拿出50%分给林某;而要返还的所谓不当得利,却由郭某某一个人来承担,难道这就是法治?真是天平失衡,让正义蒙尘!

人心不古天理昭昭

人在做,天在看。

郭某某称,他与林某办理离婚后,仍屡遭林某的折腾坑害。种种迹象表明,张某才是导演这些闹剧的帮凶。

张某,女,1967年10月生,原籍龙岩长汀,现住厦门市思明区。

据郭某某了解,张某的首任丈夫为龙岩中级法院的法官,婚后育有一女。据传闻,她在第一段婚姻存续期间,还与龙岩市公路局的董某生有一子。但是否属实,有待官方调查,真相以官方调查为准。

同时,上述提到的黄某雄,系张某的第二任丈夫,为福建石狮人,常住厦门。

张某本人曾就职于世纪某天成公司,职务是公司内部的公关人员。在此期间,她以居间人身份为公司进行财务融资赚取居间费,但后因涉嫌违法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造成极其恶劣的后果。

后来,张某通过人脉资源认识了上述知名企业家郭某某、及郭某某的妻子林某,当时的林某识人不清,交友不慎,被张某的社会套路所蒙骗,最终损失了大量的钱财。

关于张某的道德人品、生活作风等,社会褒贬不一。据传,张某曾私下告诉别人,称她让自己与董某所生的儿子认龙岩市土地收储中心领导李某做干爹,以拓展人脉资源谋取利益。

此外,坊间还传闻张某与龙岩组织部门某坠楼领导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该领导则涉嫌伙同原天成房地产老板黄水木诈骗老干部,进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司法机关准备对黄水木立案侦查,提前得知消息的市领导黄某某,居然为黄水木通风报信,黄水木因此“跑路”到境外,眼看就要查到自己的该组织部领导,才被逼走上绝路。

当然,关于上述传闻,笔者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一切以官方调查为准。但现实是,为黄水木通风报信的市领导黄某某,最终因老干部的不断举报而被查,并被判刑。而黄水木于2015年7月5日回国投案,2018年7月12日,龙岩中院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行贿罪,判处黄水木有期徒刑九年。

世风日下,天理昭昭,公道自在人间。针对新罗法院对林某、张某的一审判决,郭某某已上诉至龙岩中院。

郭某某表示,尽管他不堪其扰、不胜其烦,但他仍然对中国法治充满信心,相信龙岩中院的二审能还他一个清白。(来源:炎黄看法)

青海法制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青海法制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海法制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海法制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青海法制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