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连:凭问题合同凭啥判我海参圈侵权

时间:2022-07-08 15:01:45    来源:联合资讯网    

家住大连市普兰店区城子坦镇东老滩村的王传生、王家龙父子,这几年因为自家承包经营的一个海参圈惹上了一身官司,父子一家因为不满判决,而大为恼火。

2005年东老滩村村委会将一片65亩的虾圈承包给村民邵会斌,合同签订承包租期到2015年11月30日。2008年,邵会斌又将所租虾圈转租给了王家勇和宁忠河,二人获得经营承包权后将虾圈各自分开,独自经营。由宁忠河承租的海参圈几经转包,在2015年10月转包给了王传生。此后王传生一直经营该海参圈。

2018年,王家勇却一纸诉状将王传生告到了大连市普兰店区人民法院,要求王传生及其家人赔偿王家勇经济损失。王家勇拿出了一份2011年与东老滩村委会签订的《延续承包合同书》,东老滩村村委会书记刁吉普代表村委会在合同上签字,将65亩原有两个海参圈及王家勇后开辟的10亩海参圈共计75亩续包给王家勇一人。租期至2035年12月。

据了解,当时普兰店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王家勇的起诉。但王家勇表示不服,把官司又打到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院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重审过程中,普兰店区法院支持了王家勇的租金损失。但双方对于法院判决都表示不服,又上诉至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原审判决。2019年,普兰店法院从王传生被查封的账户中,执行走了30000余元给王家勇作为赔偿。在2022年初,王家勇又再次向普兰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传生及家人赔偿王家勇经济损失并返还海参圈。普兰店区法院判决支持了王家勇对案涉海参圈享有承包经营权,并判决将案涉海参圈返还给王家勇。王传生表示不服,提起上诉。该案目前在审理中。

据王家龙表示,问题就出在王家勇的《延续承包合同书》上。按说,最先跟村里签订承包合同的人是邵会斌,那么,签订延续承包合同的人也应当是邵会斌。而王家勇是在邵会斌手里租赁的海参圈,且只有一半的面积。所以王家勇跟东老滩村村委会根本谈不上延续承包案涉海参圈这件事情。还有,涉及土地承包,得在该土地承包快到期时公开招标,向村民公示。但是案涉海参圈承包到期时间是2015年,而《延续承包合同书》签订时间是在2011年,离到期时间还有4年之久,且没有做到公开、公示。而根据邵会斌当初与王家勇、宁忠河二人签订的转租合同。明明是邵会斌与两人共同签订的合同,普兰店区法院却凭此认定原邵会斌承包的两个海参圈都转租给了王家勇一人。

并且,王家龙还出示了一份城子坦街道经管科工作人员的证明材料。原来东老滩村委书记刁吉普在任期间,曾把王传生家的四亩口粮田私自卖给别人建育苗池。王传生因此找到了城子坦街道经管科。就在经管科办公室,王传生让刁吉普归还土地,但建成育苗池已成事实,因此王传生要求承包涉案海参圈,并说承包费用以四亩口粮田总价值抵顶,抵顶不够部分由现金补齐。当时刁吉普的回应是“到时再说。”而经管科工作人员也告诉王传生“你要承包得通过公开招标,不是你说包就包给你的”。据经管科工作人员表示,当时二人来到经管科的时间是2014年。

此事的谈论是发生在2011年签订所谓《延续承包合同》之后,刁吉普并没有告知案涉海参圈已承包给王家勇。是公务繁忙导致这位刁书记忘自己签字的合同,还是故意为之,不好下判断。又经管科工作人员提醒王传生要公开招标,那公开招标这事只是针对王传生,签延续承包合同的王家勇就不用遵守么?

种种证据表明王传生极其家人质疑所谓《延续承包合同》的法律效应有理有据,但在普兰店区法院、大连市中院的一次次审判中,仍然以此《合同》作为判决依据,而对王传生一家人提出的证据不予采纳。王传生及家人次次败诉,经济及心理都收到严重打击。其子王家龙表示坚决不服,要继续上诉。据了解,王传生及其家人又再一次上诉至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中院于6月22日再次开庭审理此案,但可能是考虑到前述提到的种种瑕疵,时至今日仍未判决,王传生及其家人相信法律最终会给他们带来公正的判决。

青海法制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青海法制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海法制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海法制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青海法制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